Chinese Congregation, St. Martin-in-the-Fields logo
St Martin-in-the-Fields
  聖馬田中文堂
  Chinese Congregation, St. Martin-in-the-Fields
  Trafalgar Square, London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國語崇拜Mandarin Service:1:00pm
粵語崇拜Cantonese Service:2:15pm
主任牧師:
Associate Vicar for the Chinese:
劉周勝牧師
Revd. Paul Lau
(020 77661100)


「我的見證」

賴芷儀


我頸子上戴的十字架,從我十二歲戴到現在;然而,直到這個月,我才能真正的說:「我是一個基督徒」。從三歲進入基督教幼稚園,到二十五年後我終於受洗。主始終保守著我,即便我的心是這麼的剛硬,祂從未離棄對我的看顧。

算起來,我用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來尋找我的信仰。

在尋找信仰的過程中,我老是跟上帝討價還價。「請給我這個,我就信你!」、「請幫助我的考試」、「請幫我找東西」、「請讓我的痘痘消掉吧」.......主容忍著我無數荒謬可笑的請求,應許我的種種願望。但或許是我太習慣也太依賴祂的存在,一直都沒有要受洗的渴望,我自己以為,我跟神的關係應該是獨立的、直接的,不應該被任何組織機構所制約的。我老是心想,上有萬有的主,您一定會隨時跟進我們的近況的,既然您可以「多工處理」我們心底的話,我就直接歸你管就好啦,受洗這種形式上的事情就免了吧,反正我要入會退會、入黨退黨都跟你直接說就好啦。

在這樣自以為是的心情下,神一次一次派遣他的天使來勸勉我。1999年初春在加拿大的渥太華,因為風雪班機時間延後,我必須在渥太華多待一個晚上,然而前面幾天我的住處都是由台灣駐加拿大辦事處幫我訂了豪華觀光飯店,以當時一個十九歲女孩又是在自助旅行當中的經濟能力,是不太可能可以一個人花費兩百五十元加幣去住我原本下榻的那間觀光飯店。但是渥太華的惟一一家青年旅館卻是在交通不便的偏遠處,但是我對公車路線又不熟,又要拖著行李,明天要怎麼去機場也是問題。突然間要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城市找住處,第二天還要去搭飛機,整個住宿交通的種種問題讓我慌亂不已。一個高中同學知道了我的焦慮,剛好他的大學同學來找他,他們家是印尼華僑,三個兄弟從國中就來到加拿大唸書,在渥太華有一棟房子,他們願意接待我一個晚上,第二天再送我去機場。就這樣一下子解決了我眼前的所有問題。

他們三兄弟分別叫做Sam、Ali、還有Harun,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Sam已經在上班了,也許是因為他是大哥的關係,講起話來感覺很有威嚴。Ali是我同學的朋友,是一個唸電腦的大學男孩,他跟我說他很喜歡我的高中同學,跟我問了很多我同學高中跟我一起讀書的事情。Harun還是一個唸高中的小男生,有一點青少年特有的羞澀,但是聽說他在教會做了很多服侍,並且和哥哥們一樣都是詩班的一員。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我謝謝他們熱忱的接待,並且告訴他們說,他們簡直就是把那時慌亂的我拯救出來的天使。聊天之中,Sam看到了我的十字架頸鍊,他問我「你是基督徒嗎?」我跟他說我媽媽是,我也是唸基督教學校,但是我還不是,因為我還沒受洗。他很直接的問我:「為甚麼不受洗?」

我耍賴的說:「受洗可以洗淨我一切的罪,那我等老一點受洗這樣以前犯的罪就取消了,太早受洗罪惡值太早歸零,等死掉時還不是又累積一大堆。」

Sam說:的「那萬一你明天就死掉了怎麼辦,你怎麼知道上帝何時要取走你的性命。那這樣你會不會後悔你沒有洗禮。」

那個時候的對話場景在他們家廚房的早餐桌旁,我的印象很深刻。

我們對話的時候光線從側面照進廚房的早餐桌。那是一間白色的廚房,有著鵝黃色的窗簾。Sam剛好就坐在背光的位置,在微微的逆光下,他的白襯衫彷彿會發亮。我以為我聽到了天使詢問我的聲音。我有點愣住了。

Sam看到我有點愣住,就接著說,我剛剛不是才說他們是天使嗎?他說他覺得自已比較像使者,我在他們住一個晚上是神的安排。因為要他來問我這件事。

他要我旅行結束後回台灣儘快完成這件事。不過,當我返台後,我老是以繁忙的建築系課業當作是藉口,又躲避去教會更不用提受洗的事情了。

隨著大學畢業,回到台南唸研究所,過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聚會生活。有時起得早些,剛好媽媽要司琴,就陪她去教會。或者是跟研究所同學一起到學校附近的鄉下教會去聚會。直到要決定出國唸書,教會的弟兄姐妹為我在家裡辦了一個家庭禮拜,突然意識到自已的軟弱,也有一點懊惱自已的拖延,沒能在出國前受洗。同時,因為都是認識二十幾年的弟兄姐妹了,我實在說不出口...告訴教會的牧師說我要受洗。

來到英國開學後,我認識了對我信仰生活很重要的一對夫婦,第一次來教會就是他們帶我來的。我母親一直很關心我到英國之後的屬靈生活,當我跟她說我開始定期去教會時,她非常開心。我跟媽媽說:「上帝真是對我太恩寵了,知道我怕寂寞愛跟班,連上教堂做禮拜都幫我準備了這麼好的上教夥伴。」

第一學期功課很忙,再加上這位同學和他的太太都是相當認真的人,所以壓力自然不在話下。有一次我知道他太太有一個功課要交,但是他們還是與我相約在地鐵站一起來到教會。在地鐵上我問她說:「我以為你今天不來了呢?你不是禮拜一要交作業?」

她回答的話我永遠記得,她說:「上課可以翹,上帝不可以翹」。這句話實在是令我汗顏。說這句話讓我震顫不不已的就是揚義可愛的太太倫琪。

因為他們的介紹,我來到了聖馬田,才有機會認識這群讓人在異鄉備感溫暖的弟兄姐妹。在上星期的分享中我提過去年聖誕節前我等到了我想要等到的那個記號,但是二十五年的假性基督徒身份,卻讓我在聖誕節回家時不敢跟教會的牧師與長老們開口說我想要洗禮。然而更奇妙的是,回到英國後我就在每週週報上看到了洗禮班的訊息,在筱梵、戴維、孫皓、Anne和Albert的鼓勵之下,我鼓起勇氣跟牧師說我想去上洗禮班。「我想要洗受!」這句我一直說不出口的話,就在二十二堂的洗禮課中,在我口裡與心中不斷的練習反覆。神對我的眷顧真是奇妙。

在聖公會的洗禮課程中,明白了洗禮作為與神立約的重要性,劉牧師藉著他對於聖經經文的博學與通答,很有耐性的針對我不斷提出的困惑還有懷疑進行解釋並提出論證。這樣的討論過程更收服了對凡事充滿好奇懷疑,淘氣性格的我。

2007年的十一月三日,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我,正式成為聖公會聖馬田教會的一員,認定上有萬有自有擁有的主耶穌基督是我一生的救主。人的一生若有75歲已算長命,而我卻用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三分之一的人生來尋找我的信仰。接下來的生命,我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如果說受洗就像婚姻是一種立約,我和神談了25年的戀愛,如今正式的有了約定。就像婚前婚後,受洗完,我所感受到的不只是喜樂和平安,(這部份神慷慨的在很久以前就給我了)。更大的一部份,是感受到責任與使命,還有身為基督徒的榮譽感和責任心。謝謝在我受洗那天來觀禮的各位弟兄姐妹,我沒敢夢想我的洗禮竟然有這褔份得到這麼多的祝福。也謝謝團契的各位還為我準備了小卡片與小禮物,我已經把書籤夾在我靈修本的聖經裡,陪伴著我在神的國裡的追求。我禱告的時候:「在你的國裡我是一個很舊的新人,還是請多多指教」,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芷儀來自台灣, 參加聖馬田中文堂的國語崇拜,2007年參加倫敦教區假聖保羅大禮拜堂的洗禮及按首禮, 她現在倫敦大學學院讀人類學博士班




06/Jan/09

COMMENTS